许多旅行至布莱顿英皇阁的游客都对其内部不同寻常的“中国风”(Chinoiserie)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然而,他们看到的大部分内容均非中国原创,而是具有被称为“中国风”风格的西方作品。

“中国风”(Chinoiserie)是一种国际流行的风格,它影响欧洲和美国的室内设计、装饰艺术、建筑、园林设计、餐具及时尚领域已近 300年。然而,就现在而言,与其说它是中国艺术和设计的真实反映,倒不如说它是西方人对于异域风情和迷人中国的想象。

在 19 世纪前,很少有西方人与中国有任何直接接触。在东印度公司工作的西方人均被限制在贸易区或附近港口之内,他们与中国人的接触受到了严格的管制。而一些早期的探险家和传教士则属于例外,因而他们对 17 世纪和 18 世纪的中国风貌率先做出了描述。因为清朝闭关锁国,西方人对中国这片土地展开了丰富而浪漫的想象,欧洲人将这片土地称为“Cathay(华夏)”。根据儒家理论,哲学家和理论家将中国视作自由和包容的典范之国。 工匠、艺术家和建筑师则将其风格视作受古希腊罗马影响的内敛古典风格的替代品。在欧洲人眼中,中国和东方出口的漆器、瓷器、竹子和丝绸毫不循规蹈矩,新奇古怪,与众不同。艺术家和建筑师受到了这些全新特殊材料和物品的启发,很快就开始模仿其风格,并在欧洲范围内对其重新进行定义。

弗雷德里克·克雷斯为英皇阁设计,未署日期

弗雷德里克·克雷斯为英皇阁设计,未署日期

在陶瓷、银器、家具、墙纸和挂毯上,西方工匠将中国想象成一个遍布鲜花,四季如春的国度。他们创造了以宝塔点缀及铃铛装饰的永恒环境,并由官吏、渔民、恋人和儿童居住。与中国人相比,这些人物往往看起来更像印度或波斯人,他们喝茶、抽烟、懒洋洋地沉思或与同伴交谈。这些场景的特色通常是珍禽异兽,如羽毛闪闪发亮的长腿鸟类,而猴子则与诸如龙和类鱼巨蛇的神话生物混杂。

这些设计和装饰图案往往获取自从中国进口的产品。被称为出口器皿的这些物项被东印度公司在 1600 年左右大批量的运往西方。它们还受到了由能够访问中国的为数不多的欧洲人所撰写的图文并茂的旅游书籍中的版画启发。

这种风格,唐突地结合来自中国、日本、印度和波斯的装饰图案,以法文术语 Chinoiserie(中国风格)为人所知,这是因为法国人通常是时尚与品位的潮流引领者。数百年间,“中国风”从时尚的大门中进进出出,但是其最流行时期是在 17 世纪晚期和 18 世纪中期。它在 19 世纪初经历了一次短暂的复苏,这是因受到了英国国王乔治四世和其姐妹的强烈影响。

不仅光线和通风,中国风还特别地与花园亭台、浴室和非正式且式样奇特的构筑物和房间有关。它被视为是一种女性化的风格,并由女性创造了大多数室内中国风格设计,其大部分也均为女性而创造。来自中国的出口器皿会经常融入中国风格图式,尤其是在室内设计中。例如,通常可以在山毛榉材雕刻而成的仿竹制品旁见到真正的竹家具,而中国青花瓷藏品则会放置在壁炉台的前期欧洲陶瓷旁。最能与中国风格建筑、内饰和外观设计相结合的就是其他文化的魔力、休闲和奢侈的享受。

英皇阁音乐室,1826 年

英皇阁音乐室,1826 年

布莱顿英皇阁的音乐室

布莱顿英皇阁的音乐室

因与英国本土传统及古典权威均不相关,中国风格在 1839-1842 年间的鸦片战争中被强力扼杀。来自 19 世纪中期的日本设计和装置图案,往往结合或者与中国元素相混淆, 慢慢对西方艺术和时尚产生了巨大影响。受到东方影响的设计品味自此找到了新的表现方式,并且在西方仍为一贯的流行主题。

英皇阁的“竹节”楼梯部分

英皇阁的“竹节”楼梯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