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纳与苏格兰

夏洛特托普斯菲尔德, 英国绘画与版画高级策展人

作为艺术家,特纳习惯在夏季去速写旅行。他在速写簿上的记录都成为了他日后水彩画成品的素材。1797年,他游览了诺森伯兰郡,并第一次到苏格兰旅行。

他在苏格兰边境拜访了许多修道院,并为之作画。其中包括著名的凯尔索、杰德堡和梅尔罗斯修道院。他想画庄严巍峨的山景,苏格兰自然不乏这样的风景,于是他在1801年开始了一次长期旅行。

特纳的苏格兰画作主题丰富各异。他创作了一系列大型铅笔画,以塑造绝妙的氛围细节来探究苏格兰高地风光。他也受雇创作了一些特定主题的工整水彩画,如赫瑞医院、一些著名的城堡和修道院。他对现代生活也很感兴趣—你可以在他的画中见到汽船,这在当时很非同寻常。

工程师罗伯特•史蒂文森委托他创作了一张描摹贝尔灯塔的水彩画。实际上他是以另一位画家的作品,以及史蒂文森对风暴中贝尔灯塔气象万千的描绘为基础创作这幅画的。从特纳的这幅水彩画中,你绝对能感受到他一生描摹海洋的经验如何能使他将史蒂文森的体验视觉化。

特纳与沃尔特•斯科特的交往始于1818年。当时斯科特和他的出版商罗伯特•卡德尔邀请特纳和其他艺术家为斯科特的《苏格兰的省际古玩与如画风景》创作插图。他们计划出版一系列十二本书,并邀请许多艺术家为之创作高质量的插图。在这些艺术家当中,特纳是当时最有名的一位。他们知道特纳的加盟可以增加他们的发行量。

这实际上是特纳与斯科特长期工作关系的开始。1831年,特纳回到苏格兰,与斯科特一起住在艾伯兹福德。在苏格兰国家美术馆的冯恩遗赠中,我们拥有两幅艾伯兹福德的小插图。其中一幅描绘了艾伯兹福德庄园的雷曼河谷瀑布。很明显这幅作品是在斯科特去世之后创作的。众所周知,这是斯科特很喜爱的地方,画中他的拐杖斜靠在溪流旁的长椅上,这表现了特纳对斯科特的深切怀念。

特纳也在他苏格兰之旅归来之后,创作过一系列皇室主题绘画。他创作了以乔治四世访爱丁堡为题材的油画,也许他希望因此可以获得皇室委任创作一系列这样的画。然而很遗憾这并没有实现。或许由他的苏格兰之行所产生的最著名的油画作品是后期对斯塔法岛的芬格尔海穴所作的意境深远之描摹。特纳所乘坐的汽船船长同意让船环绕海岛,并让特纳短暂登岛。在最后一次环岛之行,特纳描述道:“太阳破云而出,从落雨的天空看,好像生气似的。”由此,他创作了这幅令人赞叹并充满张力的梦幻般画作。这是一幅精彩绝伦、大气磅礴的后期油画作品。

冯恩遗赠中三十八幅水彩画中的五幅描绘了苏格兰的风光。1900年,亨利•冯恩在遗嘱中将这组令人赞叹的水彩画系数赠给苏格兰国家美术馆,并要求这些画必须全部只在每年一月免费展出,因为一月是一年中天光最弱的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