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四世(上)

英王理查二世驾崩,表兄亨利·波林布鲁克加冕为亨利四世。然而新王郁郁寡欢,他为篡夺了理查的王位而深感内疚,良心不安。他打算前往耶路撒冷参加圣战,以忏悔赎罪,不料眼下国家却有迫在眉睫的祸患待他处理。

叛军密谋
亨利四世的御座岌岌可危,辅佐他篡权的潘西家族对其统治的威胁日渐加剧。先王理查指定的继承人爱德蒙·摩提莫在边界虎视眈眈,威尔士以及苏格兰的北方势力威胁将率兵进攻。

亨利王对待亨利·潘西——诺森伯兰伯爵之子,武艺高强却有勇无谋,绰号“飞将军”——态度恶劣、疑心重重,更使事态进一步恶化。

哈尔王子乔装
亨利王继承人——太子亨利王子(也称哈尔)终日放荡不羁,游手好闲,常和约翰·福斯塔夫(福老爷)及一众狐朋狗友鬼混于街头酒馆。

福斯塔夫甚得王子欢心,经常成为取乐的对象。有一次,几个伙伴联手暗抢福斯塔夫,随后他却黑白颠倒地讲述发生过的事。

哈尔知道自己贵为太子,行为过于反叛不羁。他决心等到合适时机,定会改头换面。

公开谋反
飞将军起兵叛变,公然反对亨利四世,支持妻舅摩提默登基。

父子重聚
亨利王子顿悟,生为王子,应同父亲合力攻打叛军。福老爷率一群衣衫褴褛的士兵一路追随。国王的军队能否击溃叛军?福老爷的命运又将如何?

Henry IV Part 1 production photos_2014_Kwame Lestrade _c_ RSC_8268

亨利四世 (下)

舒茲伯利战役的硝烟
诺森伯兰伯爵的儿子飞将军战死疆场,伤心欲绝的他承诺再度起兵,报仇雪恨。而领导这次叛乱的则是约克大主教斯克洛普。

老王病重
随着境内战火连连,亨利四世的健康每况愈下。他又担心儿子亨利王子重回福老爷和那一票狐朋狗友的圈子,厮混于勾栏之间,浪迹于不羁之地。

福斯塔夫与王子分道扬镳
英王不满于福老爷带给王子的恶劣影响,派大法官亲往指控福斯塔夫的罪行(此时福斯塔夫亦已健康不佳),警告他必须要远离王子。

福老爷随后被派往前线,加入由兰开斯特公爵(亨利四世的小儿子)统帅的平叛大军。但福老爷动身之前还被快嘴桂嫂告了一状,要他还清欠款,还有他欠下的风流债。

平叛的王军由兰开斯特公爵统领、外加福斯塔夫的新兵支援,他们与叛军部队狭路相逢。双方经和谈达成的协议,很快却被王军的背叛撕毁。

新王加冕
老王亨利醒来时,发现儿子哈尔正试戴自己的王冠。垂死的英王起初大为震怒,但最终还是在弥留之际与儿子达成了和解。成熟的哈尔继任新一代君主,加冕成为亨利五世。他将重心转移到对法战争中,而他的老友福老爷也终于被排斥在新王的权利集团之外。

Henry IV Part 2 production photos_2014_Kwame Lestrade _c_ RSC_9899

亨利五世

君临英伦后不久,血气方刚的亨利五世准备向法国发难,意图将其纳入英国版图。亨利五世向坎特伯雷大主教请战之时,法国皇太子正好派使臣送来了羞辱他的礼物,这也让他立下决心对法国宣战。

英王先前的玩伴在快嘴桂嫂的客栈获知了福斯塔夫的死讯。他们离开桂嫂,前去加入亨利王的军队。

在法兰西
尽管法国皇太子并未将亨利五世放在眼里,法王查理六世还是接受了亨利王派遣的使者递交的战书,但最终回绝了他对王位的觊觎。

亨利五世大军拿下哈弗娄
法王召集王公贵族,准备以牙还牙。与此同时,法兰西的凯瑟琳公主在侍女艾丽丝的帮助下开始学习英语。

英军受挫于疾病和恶劣天气,处境困窘,开始撤退。亨利王拒绝了法国使节献上的劝降赎金。两军各自备战,战事一触即发。

阿金库尔战役
大战前夜,亨利王在营中微服私访,以便摸清士兵们的想法,而这让他意识到了王权责任的重大。与之相反,法军营地内则士气高涨。决战之前,亨利五世晓谕全军,乞求上帝护佑他的军队。

胜利与婚约
英军获取了最终的胜利,损失轻微,如有神助。依照约定,亨利五世迎娶了心仪的凯瑟琳公主,并以他们的联姻确保了英格兰与法兰西两国长久的和平。

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 production of HENRY V by William Shakespeare directed by Gregory Dor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