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德鲁斯是一个苏格兰东海岸的小镇,有着许多著名的人文景观。比如苏格兰最古老的大学,即成立于1413年的圣安德鲁斯大学就坐落在这里。镇上许多重要历史建筑都属于圣安德鲁斯大学。这里是欧洲领先的学术研究和教学机构之一。这里为人所知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威廉王子和凯特•米德尔顿——现在的剑桥公爵夫人(在苏格兰被称作“斯特拉森伯爵夫人”)就是在此相遇的。

 

查尔斯•利斯,《打高尔夫球的人》,1847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

查尔斯•利斯,《打高尔夫球的人》,1847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

圣安德鲁斯也是举世闻名的高尔夫之乡。这幅巨大的著名绘画作品描绘了圣安德鲁斯皇家古老高尔夫俱乐部的老球场上一场正在展开的球赛。皇家古老高尔夫俱乐部成立于1754年,至今仍对全世界大多数地区的高尔夫规则制定有发言权。与多数苏格兰最早期的高尔夫球场一样,圣安德鲁斯的老球场建立在(沙滩与内陆农田的连接地带)“林克斯(links)”上。林克斯属于公共用地,通常都在海边,是苏格兰沿海城镇常见的风貌。

厄斯金•贝弗里奇,《圣安德鲁斯港》,约1890年(苏格兰历史环境局,SC 372141)

厄斯金•贝弗里奇,《圣安德鲁斯港》,约1890年(苏格兰历史环境局,SC 372141)

圣安德鲁斯邻近大海,这里的渔业十分繁荣。虽然这里很可能自古就是渔港,但是到1266年,这里的海港才第一次作为渔港被提及,这幅照片是由厄斯金•贝弗里奇(1851-1920)于1890年拍摄的。他是一位亚麻布制造商、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和古玩收藏家,同时也是一名热忱的业余摄影师。这是他许多记录苏格兰历史名胜的照片之一,这张照片展现的是圣安德鲁斯港北边码头沿岸的风景。

 

塞缪尔•博夫,《出圣安德鲁斯》,1856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

塞缪尔•博夫,《出圣安德鲁斯》,1856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

这幅塞缪尔•博夫(1822-1878)创作于1856年的大气澎湃的绘画展现了圣安德鲁斯港外的景色,与贝弗里奇的照片中回望小镇的视角一致。圣安德鲁斯大教堂的遗迹居于画布中心,在小山上傲然矗立。画面前端,渔船冲出水流湍急的圣安德鲁斯海湾,这里以海浪汹涌和沉船事故而闻名,大教堂的荒凉残迹则成为这惊心一幕的震撼背景。这两幅关于圣安德鲁斯港的作品中所描绘的遗迹是大教堂东山墙的残垣。大教堂的这一部分,及其曾经照亮这座圣殿的辉煌圆拱形“伟大的东窗”出人意料地保留着原先的样貌。

 

 

厄斯金•贝弗里奇,《西望圣安德鲁斯大教堂》,约1890年(苏格兰历史环境局,SC 740651)

厄斯金•贝弗里奇,《西望圣安德鲁斯大教堂》,约1890年(苏格兰历史环境局,SC 740651)

圣安德鲁斯的历史遗迹是这座小镇的另一个独特风景。它的大教堂曾是苏格兰最大最恢宏的建筑之一,不过在1561年出人意料的宗教改革之后就被废弃了。在此之后,大教堂的院内墓地依旧被使用,这里也是启蒙哲学家和社会学先驱亚当•福格森(1723-1816)教授的最终安息之所。

 

约翰•阿达姆松爵士,《亚当•福格森教授(1723-1816)》,1781/1782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

约翰•阿达姆松爵士,《亚当•福格森教授(1723-1816)》,1781/1782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

 

圣安德鲁斯不仅吸引着伟大的学者,也在摄影发展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约翰•阿达姆松(1809-1870)在马德拉斯大学教授化学与自然科学时(1837-1840年间)开始对摄影产生了兴趣。他是十九世纪摄影化学的先驱之一。经过长时间的钻研,他终于攻克了化学难题,于1842年5月在苏格兰第一次成功地使用卡罗式照相法拍摄出了肖像作品。

 

约翰•阿达姆松或罗伯特•阿达姆松,《圣安德鲁斯》,1842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

约翰•阿达姆松或罗伯特•阿达姆松,《圣安德鲁斯》,1842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

这幅小照片可能是约翰•阿达姆松在圣安德鲁斯和其周围的特定地点教弟弟罗伯特摄影的成果。罗伯特•阿达姆松(1821-1848)以他与爱丁堡画家大卫•奥克塔维厄斯•希尔(1802-1870)的合作关系最为知名。他创作了早期摄影史上最重要的一些作品。这里展出的所有圣安德鲁斯的历史摄影与绘画作品都可追溯至十九世纪。当时苏格兰像圣安德鲁斯一样的沿海城镇与村庄,都在铁路网络扩大改善的工程中受益。法夫郡逐渐在游客、尤其是艺术家中变得热门起来,而像圣安德鲁斯这样具有林克斯高尔夫球场的小镇,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是无比受欢迎的度假胜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