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的风景画

几个世纪以来,苏格兰的风景一直是当地艺术家的主要题材之一。后来成为“苏格兰”的同义词的奇峻荒野图景最早出现在十八世纪。那时视觉艺术家们开始用一种新的浪漫感觉来描绘苏格兰风景,这本身是发现与赞美苏格兰的广泛文化驱动的一部分。从十八世纪末开始,艺术家、作家与诗人一同构建起一种民族身份认同感。他们努力的成效至今影响了对苏格兰和苏格兰性的现代理解。那些帮助定义了苏格兰这一民族的风景画本身即是一项显著的艺术成就。许多这些卓越的画作保存在苏格兰国家美术馆的苏格兰古代艺术馆藏中。

老詹姆斯•诺里,《西望爱丁堡》,约1745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

老詹姆斯•诺里,《西望爱丁堡》,约1745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

十八世纪之前,对苏格兰风景的描绘十分罕见,且多数与外国艺术家相关。十八世纪早期,一种全新的、本土的创新开始兴起,其核心人物是詹姆斯•诺里和他的两个儿子。他们起初都是装饰画画家,后来开始创作特定地方的地志画。这些画融合了古典理想主义和一种更苏格兰化的“现实主义”。尤为关键的是,诺里父子将装饰画画家从“工匠”的低级地位中解放出来,并增添了艺术家作为专业的有文化的绅士的内涵。

雅各布•摩尔,《克莱德瀑布(科拉林)》,约1771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

雅各布•摩尔,《克莱德瀑布(科拉林)》,约1771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

在十八世纪,风景自成主题,且有一系列成熟的风景画家涌现出来,包括雅各布•摩尔,亚历山大•朗西曼和亚历山大•内史密斯。他们都曾造访过意大利,因此他们的作品中体现了对这些旅行的古典主义、风景式的回应。而他们之后一代的苏格兰风景画家的作品中,这些影响就不太明显了。

约翰•诺克斯,《卡特琳湖游湖揽胜》,1815年后(苏格兰国家美术馆)

约翰•诺克斯,《卡特琳湖游湖揽胜》,1815年后(苏格兰国家美术馆)

十九世纪初所出现的风景画代表了至今流行的、十分老套的视苏格兰为奇骏荒野的看法。来自达丁斯顿的约翰•托马森和霍雷肖•麦卡洛克 等艺术家描绘可辨识的景致,并赋之以戏剧性:岩石峭壁、惊涛骇浪和古堡残垣构成了十九世纪早期浪漫主义视镜下的苏格兰。艺术家、作家和游客都因作家沃尔特·斯科特爵士对乡村富有神秘美感的描绘,尤其是对高地的描述而被苏格兰风景所吸引。这位著名作家是带着一种爱国主义的热忱颂赞高地风景的。约翰•诺克斯的作品是受斯科特影响的最好例证。

沃勒•休•巴顿,《斯特拉森之春》,1861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

沃勒•休•巴顿,《斯特拉森之春》,1861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

十九世纪后半叶,城堡、湖泊与峡谷的宏伟景观开始显得过时了。新一代艺术家,如罗伯特•赫德曼和沃勒•休•巴顿等被拉斐尔前派的不同艺术见解所影响。对自然的真实观察和一些更不起眼的主题,如村庄和小农场等是他们的主要描绘对象。

约翰•穆尔•伍德,《河床》,约1850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

约翰•穆尔•伍德,《河床》,约1850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

这也是摄影术时代的黎明期。约翰•穆尔•伍德是苏格兰最早的风景摄影师之一。他捕捉到了这个国家的一些最奇幻的景观。

威廉•麦克泰格,《风暴》,1890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

威廉•麦克泰格,《风暴》,1890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

受到法国同行的启发,十九世纪晚期的苏格兰艺术家中兴起一种自然主义的新精神。这些艺术家开始走出画室,在室外的开放空间里作画。苏格兰最非凡的室外绘画代表人物应该是威廉•麦克泰格。他的作品经常被与法国印象派画家放在一起比较,但是他所受到的影响很多元,包括荷兰海牙画派的作品,以及约瑟夫•马洛德•威廉•透纳的戏剧性风景画。麦克泰格的绘画定义了苏格兰西海岸和乡村生活。

弗朗西斯•坎贝尔•波瓦洛•卡德尔,《艾奥纳农场》,1920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

弗朗西斯•坎贝尔•波瓦洛•卡德尔,《艾奥纳农场》,1920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

法国和荷兰的风景画对苏格兰的影响在“格拉斯哥男孩”的作品中最为明显,如詹姆斯•格思里和威廉•约克•麦格雷戈,以及后来被统称为“苏格兰色彩主义者”的画家们。他们采用了法国后印象主义画家如安德烈•德朗的绝妙着色,并将之运用于本国风景。

威廉•约翰斯通,《塞尔扣克之夏》,1927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威廉•约翰斯通)

威廉•约翰斯通,《塞尔扣克之夏》,1927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威廉•约翰斯通)

苏格兰强烈的风景绘画传统延续贯穿了整个二十世纪。对英国和欧洲艺术运动日益增长的认识自然而然地影响到了苏格兰的艺术家们。抽象主义和超现实主义影响了威廉•麦坎斯、威廉•约翰斯通和爱德华•贝尔德等艺术家的创作。詹姆斯•考伊和詹姆斯•麦金托什•帕特里克等艺术家都运用了一种类似的、轮廓线鲜明却又更自然的表现形式。在建筑师查尔斯•雷尼•马金托什的晚年,他在法国的西南部创作了一系列杰出的水彩画作品,这些作品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他杰出的设计才能。

琼•厄立,《卡特琳之冬》,1963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琼•厄立遗产。设计与艺术家版权协会 (DACS)2016保留所有权利)

琼•厄立,《卡特琳之冬》,1963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琼•厄立遗产。设计与艺术家版权协会 (DACS)2016保留所有权利)

一般来说,威廉•吉利斯和约翰•麦克斯韦尔等艺术家的作品代表了直到二十世纪中期及其后的苏格兰风景绘画的主要趋势。他们对苏格兰风景的忠实描绘受到了现代主义大陆绘画的启发,但是从未局限于此。这个潮流一直延续到后1945年时期,尤其体现在琼•厄立和约翰•休斯顿等更近期的艺术家作品中。这两位艺术家都理解抽象艺术所提供的可能性,同时又不放弃对他们原来主题的忠实。

卡罗尔•罗德兹,《服务站》,1998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卡罗尔•罗德兹)

卡罗尔•罗德兹,《服务站》,1998年(苏格兰国家美术馆,©卡罗尔•罗德兹)

现代艺术家们唯一的一致性似乎是在于他们方法上的多元和他们别出心裁的能力。在《祭祀之灯》中,内森·克雷用爱丁堡所有宗教崇拜地点的模型构建起一个立体景观;卡罗尔•罗德兹则创作了由真实和幻想中的地方构成的绘画作品。其他艺术家,诸如查尔斯•詹克斯等人实际上运用了“景观美化”的方法去构建他们的作品。风景对艺术家们来说依旧充满吸引力,同时他们的作品帮助我们更清晰的聚焦我们对苏格兰的现代愿景。

作者:杰拉尔丁•麦凯, 在线内容策展人 (苏格兰国家美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