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皇阁的内部设计将观众从英国皇宫引入东方的幻想世界。这种异国情调现下是一种国际时尚。在许多 18 世纪西方宫殿和宏伟建筑中,室内装饰物均从中国和印度进口,室内各物件均为东方风格。在英皇阁中,这种对神秘东方的痴迷得到了最为极端和壮美的表现。

英皇阁音乐室中的龙

英皇阁音乐室中的龙

在这座装饰华丽的建筑中,我们可以看到令人喜悦的一排排被视为中国符号的形象和装饰特征。它们往往并非由室内设计师选择或安装,而国王的客人往往也能够充分了解其本义或重要性。在所有装饰图案中,出现次数最多的是龙形图案。在英皇阁的每一个房间内,几乎都可发现形状和形式各异的“中国”龙,紧随其后的是各式各样的大钟。尤为有趣的是,在西方文化中,龙一般象征着邪恶,西方人将其视作一股危险的破坏性力量。国王和客人很可能并不了解中国文化中龙的各种复杂象征意义,但乔治可能清楚,在中国,龙代表着王权、真理、生命以及日月。因此,室内布有各种龙形装饰也就不足为奇了。

弗雷德里克·克雷斯为英皇阁设计,c1815

弗雷德里克·克雷斯为英皇阁设计,c1815

除极少数个例外,英皇阁中所有的龙形装饰均由欧洲艺术家和设计师所打造。他们从未到过中国,只能通过阅读旅游书籍,研究中国出口产品(如绘制丝绸、壁纸或装饰器皿等)来了解中国文化。建筑物内既有平面龙形装饰,也有立体龙形装饰,包括喷涂或印刷在纸或帆布上的装饰,以及浮雕或木质雕刻等。有些龙形装饰是某个更大设计模式的简化图案;而其他龙形装饰则傲然盘旋在天花板下方,又或是栖息在门的上方。少数装饰呈半隐藏状态,仅在近处可见。

在 19 世纪 20 年代,英皇阁游客所看到的第一条龙位于建筑外部的风向标上,这与印度风格的外观背景显得格格不入。

进入建筑内部,在绿色大厅处,便可看到一群鱼龙,这个创意可能来自鲤鱼化龙的典故。隔壁长廊用于客人等待觐见国王,其大天窗上绘有“雷神”图像,四周环绕着鼓形图案和龙形图案,房内排列有中国大钟,它们不可移动,也不会发出声音。

英皇阁宴会厅的银龙,罗伯特·琼斯创作,c1817

英皇阁宴会厅的银龙,罗伯特·琼斯创作,c1817

最为宏大而壮观的龙形装饰则位于长廊南面的宴会厅中。它构成了中央“龙形枝形吊灯”的顶部。进入房间时,游客可以看到其内饰复杂多样,蓬荜生辉。水晶龙形枝形吊灯是室内最具有吉祥意义的装饰,也是室内客人目光的焦点所在。其大小惊人,测量长度为 9 米(一座两层楼房的高度),重达一吨。顶部的巨龙似乎在用它的脚爪抓住沉重的吊灯,天花板画中绘有一株具有异国情调的芭蕉树和一片广阔的天空,放眼望去,巨龙似乎正在这篇天空中翱翔。

这条巨龙由室内设计师罗伯特·琼斯于 1817 年(或其后)设计,采用各种木材雕刻而成,随后镀银,并最终用半透明油漆层上漆。装饰完工后不久,当地历史学家便指出,“这条巨龙简直太神奇了:它让人如痴如醉,在其光辉之下,你将为其发出由衷的赞叹。”这条巨龙无疑令人印象深刻,但它更倾向于欧洲风格而非中国风格,这表明罗伯特·琼斯熟悉的欧洲神话多过中国文化。在大楼北端的音乐室内,有着更多闪耀的木雕龙形装饰。在音乐室内,门、壁炉架、窗口顶部均设有龙形装饰,它们盘旋在窗帘以及另一盏宏伟的吊灯之上。如宴会厅所设龙形装饰一样,这里的龙大多都有翅膀,看起来并不属于中国风格。

建筑内还设有许多其他龙形装饰。它们要么被绘制在所谓的“龙墙纸”中,要么坐落在英皇阁一楼的红色客厅中。其灵感来源于中国龙袍,罗伯特·琼斯约在 1821 年先将朱红色地面漆成白色。这些龙形壁纸风格独特,在其他图案(如向日葵、百合、海豚和凤凰)中显得尤为显眼。乔治四世十分喜欢此类图案,因而他要求在展馆其他房间重复使用不同颜色(绿色和黄色)印版来印刷此图案。但在红色客厅内,我们可以看到其他更为隐蔽的龙形图案,游客只有仔细观察方可发现这些图案(或是偶然发现这些图案)。小龙或蛇形奇异生物呈现在仿缎木油漆表面。它们被喷涂成木纹,呈现在所有门和木板之上(如窗口窗扉、百叶窗和壁脚板)。这些龙充满活力,并能让人联想到这些图案是如何绘出。艺术家用其画笔绘出了第一只栩栩如生的小生命,然后越绘越多。野史称乔治四世发现罗伯特·琼斯绘制的这些龙形图案后极为喜欢,于是命令他在其他各房间内绘制这些图案。

英皇阁红色客厅的木质染色龙

英皇阁红色客厅的木质染色龙

英皇阁中大多数龙形装饰均由欧洲设计师所设计,因此,它们同中国神话中的龙几乎并无相似之处,在中国文化中,龙十分强大,且具有积极意义。然而,它们的设计非常迷人而俏皮, 同时也让我们见识到乔治四世和其他许多西方人眼中的中国文化。它还向我们展示了国王设计师的创意思维,早在19世纪早期,这些设计师就试图向其金主展示远东的风貌。

英皇阁红色客厅壁纸细节

英皇阁红色客厅壁纸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