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苏格兰

詹姆斯克劳福德,苏格兰历史环境局

苏格兰拥有一些全世界最顶级的文化景观,从最苍茫的海岸线、密集的村居遗址,到工业集中区域和既现代又充满历史感的城市中心景观等。一个地方的发展离不开人的互动因素。苏格兰历史环境局关键的、技术要求极高的工作就是捕捉今天我们所继承的多层次景观和在城镇风景中所留存的受人类影响的物理证据。

W•罗尔斯顿有限公司,《建设中的福斯公路大桥》,爱丁堡,1961年(苏格兰历史环境局,威廉•阿罗尔爵士藏品,SC 881869)

W•罗尔斯顿有限公司,《建设中的福斯公路大桥》,爱丁堡,1961年(苏格兰历史环境局,威廉•阿罗尔爵士藏品,SC 881869)

作为苏格兰国家收藏之一,今天苏格兰历史环境局继续收集、记录和诠释苏格兰考古、建筑、工业和海事等方面历史遗产的信息。除了获取资料之外,同样重要的是,我们也通过精准的测量图、照片记录与科研成果建立起了自己的馆藏,并向专业、个人或出于教育目的的使用者免费开放。

洛吉赖特、珀斯和金罗斯:用斜射光拍摄一块石雕,2006年(苏格兰历史环境局,DP 007244)

洛吉赖特、珀斯和金罗斯:用斜射光拍摄一块石雕,2006年(苏格兰历史环境局,DP 007244)

 

本局在成立的一百多年中取得了各项卓著的成就:考古野外考察鉴定了数以千计的历史遗迹与历史景观;航空摄影揭示了荒废已久的定居点遗址与社群遗迹;历史建筑和工业遗迹被逐一分析并被登记在册;建立起了海事考古与沉船索引;并成立了一个包括约五百万幅绘画、照片、手稿与数码文件在内的档案馆。

《罗马要塞的倾斜航拍图(作物标记)》,纽斯特德,苏格兰边境,2006年(苏格兰历史环境局,DP 011649)

《罗马要塞的倾斜航拍图(作物标记)》,纽斯特德,苏格兰边境,2006年(苏格兰历史环境局,DP 011649)

 

我们工作的原动力来自十九世纪晚期,当时日益增长的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对苏格兰历史建筑和遗迹的毁坏与摧毁开始引起人们的注意。1905年,爱丁堡大学美术教授鲍德温•布朗建议成立一个皇家委员会,以整理一份古代遗迹和历史建筑目录。这个目录可以用于对遗迹和历史建筑进行保护的决定:“如果要展开一项全国性目录登记工作的话,在苏格兰开始这个项目应该最有希望获得令人满意的结果。”在布朗影响深远的著作《古代遗迹的保护》中,他对比了欧洲其他一些国家已经展开的遗迹保护工作,以强调当时对英国古代遗迹的忽视——丹麦从1807年开始就成立了皇家委员会,并建立了一份古迹登录清单,而法国早在1837年就开始了国家考古与历史遗迹目录的编纂工作。

泰茅斯城堡,珀斯郡,阶梯细节:来自城堡改造为豪华酒店之前的一系列照片,1997年(苏格兰历史环境局,SC 408999)

泰茅斯城堡,珀斯郡,阶梯细节:来自城堡改造为豪华酒店之前的一系列照片,1997年(苏格兰历史环境局,SC 408999)

1908年2月,苏格兰事务大臣约翰·辛克莱尔爵士成立了苏格兰皇家历史古迹委员会(到2015年10月为止,该协会是苏格兰历史环境局的一部分)“以建立一份从最早期到1707年间,与苏格兰当时的文化、文明和人民生活状况有关,或对之有说明作用的历史古迹建筑目录”。鲍德温•布朗与其他六位来自苏格兰艺术、建筑和考古学等领域的备受尊重的学者一起,被任命为这个新成立的委员会委员,为委员会工作提供指导和引导。在1908年2月7日的第一次会议中,在赫伯特·马克斯韦尔爵士的主持下,委员们拟定了开展这个先驱性组织(英格兰和威尔士的皇家委员会在同年晚些时候指定成立)工作的计划。委员会以逐县逐郡为基础,编纂已知的历史遗迹和古代建筑目录,不仅从英国地形测量局绘制的地图或出版物上撷取细节,而且也从当地民众那里获得补充信息。事务大臣的工作是视察每一处历史遗迹,并为将要出版的目录准备简要说明。

哈里斯,斯卡普, Rubha Na Glaodhaich,《小乡村》,2005年(苏格兰历史环境局,SC 1007626)

哈里斯,斯卡普, Rubha Na Glaodhaich,《小乡村》,2005年(苏格兰历史环境局,SC 1007626)

第一份出版的贝里克郡的目录没有包括任何照片或绘画。然而插图对于理解建筑遗产的重要性很快显现便出来,插图也因此变成了委员会工作重要的一部分,并出现在此后所有的出版物中。委员们的早期会议记录记载了照片或图画的来源,以帮助登记工作进程,比如对爱丁堡大学数学教授乔治•克里斯道在1914年捐赠的大约67幅玻璃底片和照片的记载——这些底片和照片图解了苏格兰各地的一系列历史建筑。一直到1950年,对委员会人数的限制取消后,一位专门的制图员和一位专业摄影师才加入了委员会。新专业人才的加盟提高了调查和记录技术的标准,新的方法也得以发展,这对于增加对历史古迹和建筑的理解影响尤为深远。

布莱玛赫福尔达赫,高地,1890年代:厄斯金•贝弗里奇(1851-1920)拍摄的一系列关于苏格兰不复存在的建筑与社群的作品之一(苏格兰历史环境局,SC 746281)

布莱玛赫福尔达赫,高地,1890年代:厄斯金•贝弗里奇(1851-1920)拍摄的一系列关于苏格兰不复存在的建筑与社群的作品之一(苏格兰历史环境局,SC 746281)

在最初的40年里,正如《皇家认证》中所规定的那样,委员会只记录1707年之前的古迹与建筑。不过这个限制在1948年被取消,允许增加对更“现代”的建筑的调查,乡土建筑和工业建筑也被纳入其中。今天,我们也将那些鲜明地代表着二十世纪甚至是二十一世纪生活的建筑包括在内,比如:苏格兰议会大厦。同时,我们也开始着手一项用类似分析乡村景观的方法来分析城镇多层面多层次发展的项目。

《红路公寓》,格拉斯哥,2005年(Historic Environment Scotland,DP 011570)

《红路公寓》,格拉斯哥,2005年(Historic Environment Scotland,DP 011570)

我们的馆藏在过去100年里得到了充分地扩充和发展。随着我们在对苏格兰的考古和建筑的保护、并使用它们进行进一步的研究等方面的声誉日益增长,我们自然而然地吸引了许多希望被纳入馆藏的捐赠。我们也拥有世界最大的航空摄影馆藏之一,以在管理、诠释和处理藏品上的专业性而闻名。

克鲁亨水坝水力发电计划,阿盖尔:航拍图补充了建筑师绘图与建筑照片对水坝的描绘,展现了水坝及其周边地理景观,2006年(苏格兰历史环境局,DP 017796)

克鲁亨水坝水力发电计划,阿盖尔:航拍图补充了建筑师绘图与建筑照片对水坝的描绘,展现了水坝及其周边地理景观,2006年(苏格兰历史环境局,DP 017796)

苏格兰历史环境局的馆藏包括1940年代到1990年代之间国家测量局和皇家空军拍摄的150万张苏格兰的图片,以及最近与英格兰历史遗产委员会和威尔士皇家古迹与历史遗迹委员会一同购买的历史航空摄影档案中的苏格兰相关部分。不过最重要的单笔入档是在2008年,当时从基尔大学转移来的空中侦察档案(TARA)中包含了数百万张从1939年到近年的欧洲版画和底片。

布里勒,荷兰:战时航拍图,摄于1944年9月11日(苏格兰历史环境局,NCAP 106G 2785 3091)

布里勒,荷兰:战时航拍图,摄于1944年9月11日(苏格兰历史环境局,NCAP 106G 2785 3091)

如今,我们馆藏中的数字资料也在日益增长。过去考古挖掘时所使用的笔记本如今已被数据库所代替,照片不再使用底片,而是直接由数码生成,建筑师们如今也极少在纸上创作设计。数码文档不仅必须被登记入馆,还必须经常接受检查,以保证它们也能够被未来的新技术所使用。这些是我们未来一百年的部分关键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