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佐伊 · 艾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 下称V&A)镀金家俱与画框高级修复师/菲尔 · 詹姆士,V&A技师

V&A 最近重新开放了七间崭新的陈列室,展示1100多件17、 18 世纪欧洲艺术和设计的藏品。亮点之一是一把曾经属于最后一位法国王后玛丽 · 安东尼的椅子。

在陈列之前,需要对这把椅子作大量的修复以还其原貌,包括重新绷面料、 镀金和多次上漆。上一次的修复是在 20 世纪 70 年代,当时该椅被漆成蓝灰色並配有蓝色的布质软垫。

椅子最初由让-巴蒂斯特-克劳德 · 赛内于 1788 年制作,是巴黎附近的圣克罗德地区玛丽 · 安东尼宫的奢华家俱的一部分。椅子的漆和镀金由路易-弗朗索瓦 · 查塔德制作。两位都是玛丽 · 安东尼和她丈夫路易十六的首席椅匠和镀金匠。像这所宫殿里的其它家俱一样,这件椅子也有制作者的印文。

V&A收藏中还有另一把椅子出自玛丽 · 安东尼宫,其它藏有该宫殿家具的收藏机构包括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和法国凡尔赛宫。

大都会博物馆的研究人员发现这把椅子(以及整套家俱)最初使用的是白色印花织物加手工绣花面料做成软垫。他们还发现最初有部分雕木镀金,其它部分漆成白色,与织物相配。这个发现使 V&A 决定恢复其历史原貌。

修复过程一开始是彻底地清洁掩盖着精雕细琢细节的表面污垢。接下来,去除蓝色油漆,对物理破损进行记录。损害最严重的部分是椅背上玛丽 · 安东尼的字母缩写上方的纹饰。藏在凡尔赛宫的椅子的这部分仍然完好无损,但不能复制那个纹饰,因为这套手工制作的家俱每件都不完全一样。

最明智的选择是先为未损坏部分制作一个模具,然后通过镜像原理恢复整个纹饰。再把模具扫描、反转和3D 打印。修复团队使用了一种惰性材料, 一种接近
于原先的木料又能够上漆和镀金的材料,他们以3D 打印件为范本重新铸模翻制,最后再将其镀金。

泽维尔 · 波耐特是旧家具装饰织物方面的权威,修复团队邀请他帮助重新制作椅子的内饰。以前的内饰严重损坏了椅子的木质构架,这意味着新的面料不可以直接蒙在上面。解决办法是将框架裹上数层浸透糊浆的硬麻布。待充分干燥后再使用。如果需要的话,这种硬麻布也可以随时替换而不造成变形。最后再加上新的木支撑,覆盖上亚麻布层。选用杨木是因为其木质密实,可以咬紧固定面料的钉子。

同时,椅子的后背也需要一个结构来支撑软垫。椅背的形状含几种复合曲线而且不对称。修复团队因此制作了一个大小一致的杨木框架组装到椅背,这样绷面料的时候保证原椅背不受任何冲击或振动。该木框的四角用可装卸的铜夹和螺丝固定在椅子上。

通过策展人、修复师、 技师以及泽维尔 · 波耐特的通力合作,现在这件恢复到接近原貌的椅子,可以在“欧洲 1600-1815陈列馆”里看到。

感谢罗来丹娜 · 玛尼纳(家俱文保部实习生)协助实施填充物,罗西·莱克思贺匹 (2014年4月-10月数码设计驻馆艺术家)协助3D 打印机扫描。

了解更多有关“欧洲 1600-1815年”陈列馆

严重受损的木框,© 佐伊·艾伦

严重受损的木框,© 佐伊·艾伦

准备扶手,© 佐伊·艾伦

准备扶手,© 佐伊·艾伦

新的木质支架,©菲尔· 詹姆士

新的木质支架,©菲尔· 詹姆士

马鬃软垫扶手, ©菲尔· 詹姆士

马鬃软垫扶手, ©菲尔· 詹姆士

木质框架,©菲尔· 詹姆士

木质框架,©菲尔· 詹姆士

带有软垫的木质框架,© 菲尔· 詹姆士

带有软垫的木质框架,© 菲尔· 詹姆士

黄铜夹将带有软垫的木质框架固定到位,并避免擦伤镀金表面, ©菲尔· 詹姆士

黄铜夹将带有软垫的木质框架固定到位,并避免擦伤镀金表面, ©菲尔· 詹姆士

清洗前的镀金 (左), 清洗后(右), © 佐伊 · 艾伦

清洗前的镀金 (左), 清洗后(右), © 佐伊 · 艾伦

清除油漆 (左),清洗后的区域(右), © 佐伊·艾伦

清除油漆 (左),清洗后的区域(右), © 佐伊·艾伦

破损局部,© 佐伊·艾伦

破损局部,© 佐伊·艾伦

取得模具,© 佐伊·艾伦

取得模具,© 佐伊·艾伦

扫描过程,© 佐伊·艾伦

扫描过程,© 佐伊·艾伦

图像的数位逆转,© 佐伊·艾伦

图像的数位逆转,© 佐伊·艾伦

右边3D 打印,© 佐伊·艾伦

右边3D 打印,© 佐伊·艾伦

装上替代物,© 佐伊·艾伦

装上替代物,© 佐伊·艾伦

准备镀金,© 佐伊·艾伦

准备镀金,© 佐伊·艾伦

处理后,© 佐伊·艾伦

处理后,© 佐伊·艾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