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力克斯·荷达(Alex Hoda)1980年生于坎特伯雷,曾就读于温布尔顿艺术学院和金史密斯学院,2008年毕业于伦敦皇家艺术学院。如今工作、生活于伦敦。

荷达在创作早期常使用乳胶及橡胶等材料制作具象但充满破灭感的后启示录式生物群;恋物式的美学贯穿在这些人造形象之中。这些作品与观者对峙,使之震惊,并将其注意力转向与自己的恐惧、不安以及幻想的对峙关系之中。作品挑战观者,向他们询问对爱、性、骄傲与死亡的根本理解。而伴随着这些本质主题一同出现的,是荷达对他常借用的古典雕塑形式的探索以及反叛。

荷达于近期创作的雕塑延续了他在2011年于20 Projects展览空间举办的展览“第一类错误”。那次展览的题目来自诊断术语,用以描述一个特殊的状态:基本假设被错误地推翻,由此得到一个错误的结论。在展览中,荷达讨论了我们通过误读而得出一个错误前提的常见情况,而这恰恰归咎于我们潜意识所自动触发的丰富联想以及偏见。荷达创作的扭曲金属形式既是暗示的、也是不可触碰的,他要求观者以此为发端,思考对抽象雕塑的解读是否将引起“第一类错误”式的偏见或想当然的解读。

荷达在他目前的创作中使用了一种自动创作技巧,以挑战观者面对具象雕塑的方式。作品让人想起超现实主义者的伟大计划,该计划由马克思·恩斯特推至前所未有的高度:他要让“观者得以目睹作品的产生”;观者的潜意识为雕塑带来的东西终将决定解读的内容。

荷达近期在如下场馆举行过个展:伦敦艺术大学,墨尔本Metro 5画廊,伦敦皇家英国雕塑协会,柏林20 Projects。他的最新个展在卡斯雕塑基金会举办,并于展览同期呈现了一件新雕塑《Whirlwind》。

《Whirlwind》这件作品看似泰然自若的置于形象与抽象雕塑交叉点,实则同时忠于超现实主义对风格、内容以及对物品分门别类的抗拒。这件作品源自微量熔化的铜与水产生的化学反应中凝固而成的随机形态。通过精密的数码扫描,这块金属被放大并用粗铜创造出这一形态的巨大副本。这种铸造工艺摒弃了艺术家对雕塑形态的控制,因此践行了Andre Breton关于超现实主义的理念,“所有理性驱使的控制和美学与道德的成见”都被消解。

《Whirlwind》是荷达使用这种技术创作的“Type 1 Errors”系列中最大的一件。“我希望我的雕塑好像可以呼吸,膨胀和收缩就像人类或动物一样”,他的作品研究物体表面意义的转换。在这里观众会看到激烈的情绪性形体,而这一形体同时也唤起传统雕塑的庄重形态,自然元素本质的轻盈与短瞬以及躯体的激烈扭曲。

荷达的作品同时受到古典主义传统与新古典主义雕塑以及超现实主义关于自动性的见解影响(超出意识控制的自发的运动和无意识的进程,比如呼吸)。当被问及我们的哪些认知是后天习得,哪些是与生俱来时他陈述到:“我假定创作者是一个完全被动的角色,而观众则负责完成作品的观念。”在这样做时,荷达提到了达利所说的“物的显现”,即超现实主义关于物的定义:“满足经我们双手而活动,按我们意愿而运动的必要性。”

利用现代的3D建模技术,他的大体量雕塑得以使用青铜、大理石、铜这些传统雕塑材料完成,但作品的主题却是关于形形色色的材质例如嚼过的口香糖、香蕉皮和橡胶性玩具。通过使用被摒弃的所谓“废物”和无美学价值的物品,荷达幽默的展现了艺术史谱系中崇高的雕塑过程及雕塑材料同构成我们日常生活的世俗物质之间的张力。